{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红薯减肥嘛 » 正文

在色情网站上我看到了老婆的照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7:53:51  

  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到石家庄工作了一段时间,跟李惠就是在那时认识的,彼此印象不错。在石家庄只待了三个月,然后我又回到了郑州,其后一直跟李惠保持联系。2007年年底,我们确定恋人关系,之后,李惠很诚恳地向我坦白了她的过往:她曾谈过两次恋爱,第一次是大学同学,毕业时因去向不同而分道扬镳。工作后,李惠通过家人关系又认识一个男孩,但经过相处,李惠发现此人极度缺乏上进心,不能给她足够安全感,于是,相恋一年后,两人和平分手。相对于李惠,我的感情经历比较简单,只在大学时暗恋过一位师姐,再次动心便是爱上李惠了。

  两地分居一直是横亘在我和李惠之间的难题,她希望我们能尽快搬到同一城市,她来郑州或者我去石家庄都行。可当时的我面临许多现实问题:郑州的老房正面临拆迁,公司的业务需要拓展,为了日后的美好生活,我明确告诉李惠,暂时不行。我希望她给我两年时间,其间如果她想分手,我毫无怨言。

  李惠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这是最令我感动的地方,在这个一切都讲求效率的年代,没几个女孩子愿在爱情上拖延。我在这一年里连轴转,也算功夫不负有心人,2008年年底,我提前实现诺言,跟李惠商定后,于2009年春节跟着李惠去了她家,拜见了她的父母,二老对我挺满意,同时也对我们的结婚打算表示认可。过完年,我先回郑州,一个月后李惠办完离职手续,带着行李也来了郑州。

  2009年9月,我和李惠领证结婚。婚后,我对李惠相当满意,她很漂亮,气质好,工作能力也很强,持家更是把好手。哪怕是到了今天,在我们的生活中,她对我的照顾也远多于我对她的照顾。可以这么说,在我得知那些不堪事实之前,我对李惠的印象几近完美。

  至于我,那就不值一提了。我很懒,几乎不做任何家务;还很胖,但又没毅力减肥;脾气也不是很好,工作更谈不上出色,甚至还有个爱玩游戏的恶习(我尤其佩服李惠的手段,在她的调教下,我的游戏瘾竟然戒了)。按照李惠的话说,我的优点只有两个:第一,对她够好,财权、家庭管理权全部上交;第二,家无父母,少了婆媳相处的诸多麻烦。

  莫名其妙的骚扰

  其实,我早就发现李惠身上的种种蹊跷,但男人终究还是粗心的,一次次将它们忽略。

  事情最早发生在2009年年初,当时我在李惠的抽屉里发现几张她和其他男人的照片,都很亲密,当时也问了她,她只说是前任男友。我还假装生气,埋怨她不该不将这些东西“处理”好,让我看见了醋意横生。后来又在她的QQ上发现了她的前两任男友,也都还在好友栏里,李惠当着我的面将他们全部删除。

  第二件事发生在李惠来郑后一个月,那天晚上,李惠的手机突然狂响起来,几分钟之内收了数十条短信,电话也一直响个不停。那个场景是惊人的,我和李惠都被吓到了,李惠鼓起勇气接起了其中一个,聊了几分钟,终于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对方在某色情网站上看到了李惠的照片和个人资料,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在同一时间联系她。事后我问李惠怎么回事,她一脸茫然,我们分析了半天,觉得是有人在恶作剧。李惠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时常会得罪一些人,说不定就是那些人在用此种手段报复她。第二天,李惠去运营商那里换了个手机号,此事也就翻了篇儿。

  第三件事发生在婚后不久,有回我在家中上网,登录了一个比较出名的论坛,随意浏览时,竟阴差阳错地看见一张李惠和其他男人的暧昧照片,其实也不算夸张,就是接吻的那种。起初我以为自己花了眼,认真研究了半天,没错儿,绝对是李惠。当时挺郁闷,再加上自己又是个急性子,当即打电话让李惠回家,我需要她的解释。李惠的前两任男友我都见过(在照片上),而这个男人我绝不认识。李惠看过照片后的反应极其激烈,甚至火冒三丈,她说照片上的人绝对不是她,只是长得相像。我把照片放大给她看,连脸上雀斑的位置都一模一样,李惠只得承认,照片上的确是她本人,但亲密动作是别人恶意合成,与她无关。

  我们吵了半个小时,到了最后,也许是李惠也意识到自己的解释太过愚蠢,在思索良久后,她突然一拍脑门,想起来了。李惠说有次一群朋友出去玩,大家猜枚,谁输了就要亲对方一下,李惠输了,于是就有了那张照片。我怪她太过轻率,一个朋友而已,以亲吻作为赌注,未免太夸张。李惠也表示歉意,她说自己的确不够慎重,但没想到对方竟会将照片放到网上。

  逐渐明晰的真相

  即便是再笨再傻的人在经历了上述事情后都会有所警醒,我也一样,怀疑从信任的土壤里逃离出来。尽管如此,我也从未想过分手,毕竟李惠曾毫无怨言地等了我整整一年,为了我从老家来到郑州,我不能因为一些并不牢靠的证据而毁掉原本幸福的生活。更何况,我们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孩子。

  李惠怀孕时,有一天她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因为当时她不在手机旁,是我帮她看的,短信内容很暧昧:“我想你了……能不能见一面……希望旧梦重温……”拿给李惠看,她表示不认识发信息的人,也没有回复,没过一会儿,对方又发来信息:“你还和那个杂种在一起啊?”我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我要打过去质问对方,但李惠拦住了,她说干吗跟无聊的人一般见识。我虽心不甘情不愿,但为了照顾孕妇的情绪,也只得按住火气。

  事后,我曾跟李惠掏心掏肺地谈过,问她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李惠挺不高兴,觉得是我多心:“我又没主动去招惹过谁,都是别人来找我,这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不得不承认,李惠的话也有道理,算了,怪我多事。幸好孩子就要出生,每每想到这个,我的糟心便在一瞬间无影无踪。

  孩子百天时,我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对方说他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老婆是谁,之后还慢条斯理地说了几件事,我听完后就差点儿崩溃了。我还是老脾气,有话当面说清,当即叫来李惠询问,将那人说的几件事一一讲给李惠听,她自然一一否认,并歇斯底里地拿孩子赌咒发誓,说如果那些事情是真的,情愿让儿子怎样怎样……我恨李惠的这种反应,我说:“你也是当妈妈的,拿儿子为自己的过错埋单,就不觉得羞愧?”李惠沉默了。

  沉默良久后,李惠开始讲述她在我们婚前的那段“糜烂”往事。

  不堪回首的往事

  在和第二任男友分手后,李惠消沉了一段时间,其间被忽悠着认识了几个狐朋狗友,那帮人经常带着李惠去参加各种聚会,直到有次李惠发现自己被圈子里的人下了迷药。李惠吓坏了,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就会葬送自己的人生。后来李惠就认识了我,再后来我们又确定了关系。那段时间,她试图通过和我的恋爱来修正她的生活,但那群人没有轻易放过她,他们想方设法地试图再次拉她下水:威逼、利诱来自163xjk.com。终于,李惠又陷了进去。借用她的原话,我给了她一年的空白期,她打算在那一年里好好放纵自己,脸面也罢,尊严也罢,都不要了。一年后,她再做回正常人。其间她曾和三个男人同时保持亲密关系,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李惠承认,那段时间的自己是不堪的,是恶心的,但她就是管不住自己,只愿通过那种方式麻醉人生。正是那段生活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即便后来李惠抽身而出,即便她逃离当地,即便她跟着我结婚生子,那些人也总想把她拉回去。

  在此我想申明一下,我不是那种小心眼的男人,也没有处女情结,对于李惠之前的正常感情经历,我都能接受和理解,但她自暴自弃的那段往事实在是颠覆了我的道德观,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正视。在我看来,作为一个女人,不管怎样也不能放纵自己的身体,漠视自己的尊严,那不仅是对自己不负责,更是在践踏亲人的脸面。

  作为一个男人,我觉得唯一能做的就是分手,可分手了又能怎样?孩子怎么办?他那么小就没有母亲?有朝一日他问起母亲为何离去,我又该如何回答?我把问题一一交给李惠,她的观点是:自己的确错了,但那是在婚前,她有选择的权利,婚后的她是全心全意的,作为一个妻子,一个妈妈,她无可指责。

  我快把自己逼疯了,为了解开心结,我去咨询心理医生,但自我感觉毫无效果,压抑感反而一天比一天沉重。医生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如果真的放不下,那就放手。

  我好累,好苦,实在不知未来的路该怎么走,真相让我痛苦,孩子让我为难,我和李惠是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谁能帮帮我们……

  回复

  的确,很多人曾有过这种愚蠢想法:恋爱时可以随便些,不用遵循太多伦理道德,等到将来结婚时,再认真也不迟。真是荒唐至极的念头,要知道,放纵永远都是自我放弃的借口,因为你的每次出格都为未来埋下一枚定时炸弹,它会随时引爆你的人生,摧毁你的生活!作为李惠,应该深刻反省。

  至于宇新,现在的问题是,愿不愿接纳妻子的现在和过去?在今后的岁月里,是否还能继续爱她、保护她?如果没有勇气,趁早放弃也罢;如果还爱她,不妨抱头痛哭,让她看见你的痛、了解你的伤,然后一起放走过往。

推荐信息:
>>> 这几天发现,冠状沟有点炎症,沟有...
>>> 求帮忙解释一下
>>> 弟弟,过来,该洗脸了
>>> 最近房事发现射精偏黄
>>> 这算几婚啊···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