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即瘦减肥药 » 正文

儒雅教授会错意:崇拜之后危机潜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9:02:14  

  见田斌如此博学,舒红便利用这“难得的机会”,把纠结了很久的困惑和盘托出。她留意到教授因为说话多,嘴唇很干燥。她细心地用纸杯给他取来开水。中途,田斌接了一个电话。因为坐得近,舒红听出对方是一个女的,而且她看出来,这个电话让田斌很不高兴。他显然影响到了情绪,不再像先前那样健谈了。她关心地问:“是不是师娘打来的?”见田斌默认,她又打趣说:“田老师这么好一位人生导师,怎么还会惹她生气?一定是她的错。”田斌长叹了一口气说:“不谈这个好吗?”看来他的婚姻并不美满。正当她不知该如何接话而犯窘时,她的手机也响了。电话是好友打来的:“你在哪里呀?都过了十点半了,我们寝室马上要关门了,你怎么还不来?”她忙回道:“我和田斌老师在一起,他病了,我陪他输液来着,我一会儿去住旅店吧。”

  田斌让她有事就先走,但她说:“没关系,反正我都回不了同学的寝室了,就多陪你一会儿吧。”随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看其他病友都有家人陪着,扔下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怪可怜的。谁让我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女孩。”田斌的回答更显得有水平:“这么富有同情的女孩,我要是还拒绝她,就未免太十恶不赦了。”两人继续天南海北地聊天。

  田斌输完液,已是深夜11点30分了。走出医院,舒红让田斌给她推荐一家即便宜又安全的旅店。田斌想了想,像是在试探:“要不,到我家住吧?你一个女孩这么晚了去住旅店,我还真不放心。”舒红想了想,接受了。二人来到一居民住宅楼楼下。在电梯门口,舒红犹豫不决地问了一句:“田老师,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我应该怎么称呼他们?”田斌笑着回答:“我的家人平时不住在这里。我喜欢清静,需要创作,所以很多时候我就一个人住在这里。”

  舒红如释重负,觉得这样免除了不少礼数。她毫无戒备地迈进了田斌的家。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舒红觉得有些尴尬,因为之前口若悬河的田斌,这会儿不知何故,一下子变得很安静。舒红表示自己想睡觉了,田斌却说家里只有一间卧室,另一间是书房,没有床。让舒红去睡卧室,他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一下。

  可舒红觉得过意不去,坚持要让生着病的田斌去睡卧室,她睡客厅。她伸出手去拉田斌,在二人手掌相触的瞬间,他却顺势将舒红拉进了怀里。舒红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蒙了,她还没回过神来,田斌已将她抱进了卧室,放在了床上。她害怕极了,大声叫嚷:“你干什么?放开我!”可田斌像野兽般扑上来说:“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你关心我的婚姻,亲近我,许多的细节都表明你对我有感觉。我怎么能辜负你的好意?” 良久,田斌疲倦地睡去,她却片刻也无法入睡,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独自流泪到天明。

  紧紧搂着自己的双肩,她悔恨不已。她一直是把田斌当父亲,当偶像。她对他,是一种最纯粹、最虔诚的敬仰!不想她的仰慕被他误读,过分热情被他当做爱意,导致如今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左左)

  ()

  舒红仰慕田斌已经很久了,她早就有了去拜见他的念头。2014年4月1日,她决定付诸行动。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如花青春会因为这个决定而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时年21岁的舒红是一名大二学生。青春靓丽的她,不仅成绩优异,还热衷于参加各种社团及公益活动。她早就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田斌,大学副教授。他刚刚年过四十,却已是诸多荣誉加身。尤其令她敬佩的是他曾多次担当省内大学生辩论赛的评委及场外指导。他还做了很多公益活动,受到社会各界的热切关注和广泛赞誉。田斌经常举行演讲,听众云集,他拥有了一大批大学生粉丝。

  这天是星期二,她的课表上全天都没有排课。田教授有一场讲座就安排在下午14点30分。一大早,她就起床收拾妥当,就赶往火车站跨越一座城市来到了田教授所在的学校。她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好不容易从好友那得来的田教授的手机号码。手机里传来一个浑厚平和的男人声音:“对不起,因为我临时有课,演讲推迟到晚上19点30分。”然后,田斌告诉了舒红他演讲的地点:理工大学的一个阶梯教室。

  晚上演讲,这就意味着舒红听完演讲就无法赶回自己的学校,第二天的课也就耽搁了。但她仍然毫不犹豫地作出决定: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有所收获,翘半天课又何妨!她给班长发了一条短信请假,然后给本校的好友打了一个电话,称自己晚上要到她寝室挤一夜。

  为了占据一个好座位,她随便吃了个面包,提前了整整两个小时进入教室。19点30分,田斌准时出现。他没有带演讲稿,却滔滔不绝,语惊四座。他的演讲气势磅礴,将辩论与人生理想巧妙结合,让舒红听得入了神。

  21点30分,演讲结束。听众纷纷离去,唯有舒红站在门口不肯离开。待田斌出来,她热情地迎上去:“田教授,听君一堂课,真是胜读十年书呀!”得知她就是白天给自己过打电话的那个远道而来的粉丝,田斌很是感动。这时,她发现教授一脸的疲惫,便关心地问:“您很累吗?”他笑了笑:“这么多同学听我演讲,就你留意到老师很累,让老师很感动呀。没错,我这几天头都有些晕,现在马上还得赶去医院输液。”舒红想都没想,就脱口说道:“那我送您去医院吧。”好意难却,田斌答应了。

  她之所以愿意陪田斌去医院,除了出于对他的钦佩,还有一点“私心”:她想有机会和田斌单独交流,听他专门给自己讲人生,讲做人的道理。十多分钟后,二人来到医院。

  护士在给田斌输好液后,两人便聊开了。舒红坐在他旁边,一脸虔诚地听他滔滔不绝地谈古论今,品味人生。和讲台上相比,此时的田斌更多了一分风趣和幽默。他妙语连珠,惹得她笑声不断。

  赵子明是公司里的一位中层领导,平时总是以单身贵族的身份围绕在一群小姑娘的身边谈笑风生,引得那些小姑娘们笑得前仰后合。但白洁是例外,她总是静静地坐在电脑前,从不参与他们之间的话题。

  置身事外的她,表面看似平静,其实内心汹涌澎湃。赵子明如此帅气而风流倜傥,又是哪一个正值妙龄的女孩能抗拒的呢。她是一个内向谨慎的女孩,不会轻易表露自己的感情,即使她内心也期盼着赵子明能倾心于她。

  办公室里有这么一位冷美人,令赵子明很敢兴趣。他悄悄关注着白洁,经常往白洁的办公室里跑,在她的桌前站几分钟,安排工作,问问个人情况。开部门会议的时候,他也总会征询白洁的意见。白洁凭着第六感,知道这位上司对自己有点不一样。

  那天下班前,赵子明在QQ上给白洁留言:下班等着我,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上司发话,白洁不得不遵循,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多,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赵子明才下楼来找白洁。赵子明说要一份重要文件,白洁慌忙从电脑里搜索起来。忽然赵子明俯下身子,头挨着白洁,把手搭在白洁的手上,看似那么不经意,白洁的心却砰砰直跳,迅速把自己的手抽离出来。

  “你干嘛老躲着我,我又不吃人。”赵子明一句玩笑话打破了尴尬的场景,暧昧的氛围萦绕在两人的身边。此后几天,白洁想起那一幕都难为情。但是这次之后,赵子明更加明目张胆了,经常在白洁上下班经过的路上等她,顺带送她回家。

  白洁生日那天,赵子明约她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还送了一款非常漂亮的钻石戒指。白洁面对着这份惊喜很是喜出望外。

  某天下午,临近下班,白洁收到赵子明发来的一条短信:“下班在停车场等我,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白洁心里暗喜,期待着下班的铃声早点响起。好不容易捱到五点半,白洁兴高采烈地朝地下停车场走去,赵子明正倚在车旁等自己,待她走进身旁,赵子明在白洁的额头轻轻一吻,她笑嘻嘻地低下头。

  这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远处响起:“赵子明,你在干什么,这就是你和我说隐婚的目的吗?”白洁循声望去,远远地站着一个女人,愤怒至极。她气势汹汹地走到跟前来,对着赵子明就是一巴掌。转身向着白洁说:“姑娘,你知道他是一个已婚男人吗?我们才刚刚结婚两年,他说和公司有协议,五年之内不结婚,所以我迫不得已选择隐婚。你正在做一件拆散别人家庭的不道德之事。你知道吗?我要不是发现那张戒指的购物单,我还被蒙在鼓里。”

  那个女人几句话说得白洁面红耳赤,她还想辩驳一下,赵子明怕事情闹大,催促白洁赶紧先走。走后停车场发生了什么,她不得而知。第二天见到赵子明时,他一脸的忧郁。

  白洁问赵子明昨天是怎么回事。赵子明说,那个女人确实是自己的妻子,但他们已经没有感情了,分居了很久,最近一直准备离婚。末了,赵子明问白洁,你愿不愿意等我,我一定离婚娶你。

  “等你离婚来娶我,那我算什么呢?”白洁问赵子明:“那我不是成了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这样不道德的事,我做不出来,我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另外一个女人的痛苦之上。”

  白洁觉得自己无法面对赵子明,感觉是被欺骗了感情,最后她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辞职离开了公司。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