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动吖健康 » 正文

幸福只是中途打了个岔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8:31:00  

  有葱花没有花
  周末一大早,床头的闹钟一响,邹静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身边的徐志平翻了个身,嘴里嘟囔了两句,又马上进入梦乡。邹静揉了揉眼睛,心里早已化为一个小怨妇。
  天知道徐志平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让同事来家里吃饭。最可恶的是,他事先都没和她商量,就自作主张地定了时间。一直到昨天晚上吃完饭,洗好澡,将三岁的女儿哄睡后,徐志平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提起这件事。
  邹静听完直接跳了起来,朝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嚷:“徐志平,我是你老婆,又不是保姆,凭什么任由你随意安排时间?明天我约了闺蜜逛街,你自个儿在家招待吧。”
  “嘘,小点声小点声,别把孩子吵醒了。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这个月我们团队业绩不错,大家嚷着要庆祝,但他们吃腻了外面的菜要自己烧。当时那氛围,我没办法不答应啊。”徐志平有些底气不足地说明了事情的原委。
  邹静心里即便一百个不愿意,也不好让徐志平在下属面前跌了面子。所以临睡前,她定了闹钟,准备早点起来准备食材,收拾屋子。
  将女儿送去隔壁小区的公婆家,然后菜市场一圈兜回来,徐志平还是没起床。她一个人择菜,洗菜,拖地,给桌上的花换水,一直忙到中午,客人悉数到齐。
  婚后这几年,邹静的厨艺大有长进,她烧的那一桌子菜引来大片的叫好声。徐志平被大家捧得找不着北,特爷们地指使她一会拿酒一会盛饭,邹静满肚子的不高兴,却也只能躲进厨房撅起小嘴。
  就在她一个人生闷气的时候,隐约听到好像有人说到“阮晓彤”三个字。刚想出去问个究竟,锅里的汤扑了出来。后来一忙,也就忘了这茬事。
  众人散去后,邹静累得躺在沙发上,徐志平拿着iPad看邮件,没人收拾桌上的残羹剩饭。邹静在微博里抱怨,结婚五年了,现在的生活是有葱花没有花,别说什么诗与远方,现在一起去看场电影都是奢侈。
  想想眼下的生活,是有点让人觉得丧气啊。结婚头两年的时候,虽然有点捉襟见肘,但两人过得很开心。现在生活水平上去了,徐志平却早已忙得忘了分出一点时间来给他们的婚姻施施肥,浇浇水。
  日子没劲透了。所谓幸福,不过是个虚幻的梦而已。
  有过爱情吗
  可邹静没想到,就在她对婚姻生出苍凉之感的时候,阮晓彤重新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也就是说,那天吃饭时,她听到“阮晓彤”这个名字,并不是幻觉。
  认识邹静的人都知道,阮晓彤是她心里的隐疾。
  当年上高中的时候,阮晓彤和徐志平轰轰烈烈地爱过。作为同班同学的邹静,亲眼见证过他俩的幸福。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分了手,大学毕业后,阮晓彤去了北京,徐志平回了小城。
  邹静每次想起阮晓彤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怀疑,自己和徐志平到底有没有过爱情。并非她多不自信,实在是那时候徐志平爱阮晓彤的方式过于热烈,以致于当徐志平以一种平缓的渐进的步伐来爱她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少有些不甘心。
  这种不甘心原本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慢慢淡去。但谁会想到,女神一样的阮晓彤会再次出现在她和徐志平的生活里,且近在咫尺。
  邹静在街上偶遇阮晓彤那天,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怎么回来啦?”戒备的语气让阮晓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开玩笑地反问她:“我怎么不能回来?徐志平没跟你说过么?我现在和他是同事呀。”
  邹静有些尴尬地笑,故作镇定地说:“说过说过,还说什么时候约你来家里吃饭呢,瞧我这记性……”那一刻,她只想马上打电话给徐志平问个究竟。既然是同一个部门的同事,吃饭为什么不一起叫上?一切迹象只能说明,徐志平心里有鬼。
  晚上对簿公堂的时候,徐志平给出的解释是:“她那天正好有事来不了,再说这不值一提的小事,有什么好说的?”
  邹静盯着他的眼睛,一脸严肃地说:“我看你是别有用心,留有后路吧。能和旧情人在同一公司相遇,得是多大缘分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阮晓彤和我学的一个专业,适合我们这专业的,咱小城有几家公司啊?别胡闹了,我今天忙了一天,有点累,让我休息下。”徐志平说完背过身去,一副懒得跟她计较的态度。
  邹静心里憋屈得厉害,却也只能咬着牙跟自己较劲。原来这五年的婚姻,不仅是倦了那么简单,阮晓彤的出现,让她的心里住进了一只小怪兽,极度的惶恐不安。
  感情就像织毛衣
  邹静很快就从其他同学那了解到,阮晓彤是在北京离了婚,才回到小城的。
  即便小城很小,做他们这行没几家公司,阮晓彤仍然完全可以避开徐志平所在的公司呀。意图这样明显,邹静没办法心安。当然,或许最让她难过和耿耿于怀的是,徐志平隐瞒了这件事。
  在邹静看来,隐瞒,意味着心里有小算盘。
  私下里,他们是不是早就偷偷约会过,甚至……旧情复燃?邹静不敢往下想。毕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里,这两人毫无保留地爱过对方整整五年的时间。比起现在让人沮丧的柴米油盐生活,那时候尽是风花雪月啊。
  越想越觉得后怕。
  那天晚上,钟表的时针已经指向十点,而徐志平还没有回来。邹静忍了又忍,还是拨通了徐志平的电话。手机响得快要断线的时候,总算被接了起来。徐志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不清,断断续续说到一半,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邹静,我是晓彤。今晚公司应酬,徐志平喝多了。待会我将他送回来,你放心吧。”
  放心?放心才怪。邹静积压在心底的委屈以及不安一下子全都爆发了出来,她对着电话那头的阮晓彤吼了个痛快。
  具体吼了什么,邹静记不得了。她只知道第二天,徐志平从公司里回来后,黑着一张脸,极度陌生地看着她说:“邹静,你什么时候变得像个泼妇了呢?你知不知道,你昨天那么一吼,那些酒我全都白喝了,到手的大订单就这么丢了。”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打电话的时候,徐志平喝醉了,手机按成了免提。她骂阮晓彤的那些难听的话,被一桌子的人听进了耳朵里。对方负责人有点较真,认为一个男人如果连家庭矛盾都解决不好的话,很难相信他能处理好一个大项目。
  这之后的很多天,徐志平回来后不愿意开口和她说话。邹静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过分,却也不肯先低头。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彼此都有些心灰意冷。
  再这么僵持下去,可能真的就走不下去了吧。是谁说过的,感情就像织毛衣,织的时候一针一线,小心翼翼,拆除的时候却只要轻轻一拉。
  也许现在她和徐志平就差最后那么轻轻一拉,邹静有些难过地想。
  有人选择丢,有人选择补
  就在邹静和徐志平僵持不下的时候,阮晓彤突然辞了职,然后单独约了她。邹静有些不好意思见她,犹豫再三,还是赴了约。
  小城咖啡馆,坐在邹静对面的阮晓彤,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首先申明一点啊,我辞职不是因为你家徐志平,就像我当初回来也不是因为他一样。我本来是想回来工作的,但现在看来,我已经习惯大城市的生活。而且我好像有些后悔自己莽撞地离了婚,所以还是决定回去了。”
  邹静坐在那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直保持着沉默。
  阮晓彤看了看她,接着说:“我约你,是因为我觉得你和徐志平之间可能出了点问题。其实你知道吗?任何一段爱情都有变旧的时候,但有人选择了丢,有人选择了补。作为过来人,我想劝你,有时不妨补一补。说实话,如果当年我和徐志平明白这样的道理,也许就不会分开。当然,我和徐志平早就翻篇了,他瞒着你大抵也是怕你误会,是因为想要珍惜你……”
  邹静没想到阮晓彤会和她说这些,也许真的是她错把她当成隐患了吧。她和徐志平的问题,出在他们自己身上。就像阮晓彤说的,冰箱的保修期也就三年,何况她和徐志平五年的感情,怎么可能不出现小纰漏?
  黄昏的暮色一点点覆盖小城的时候,两人在街头分开。邹静往家走,徐志平打来电话:“你去哪啦?”语气里有责备,也有关心,还有找不到她时的失落。邹静忍不住咧嘴笑了。
  认真想一想,有葱花的日子也没想象中糟糕。当然如果还能有玫瑰花来锦上添花的话,就再完美不过。但哪里会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呢?所以,幸福并不是虚幻的梦。它一直在,只不过中途打了个岔。补一补,修一修,也就能回到正轨。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